新闻中心NEWS

2021.04.28
中国伽玛刀产业龙头人物的恩怨情仇录
记者胡蓉   2000年10月

能够采访到宋世鹏,居然是奥沃公司的一位人士牵的线,这个人与宋世鹏的关系并不"",两个人都是这么说的。记者问他这么做为的什么,他的回答很简单:就是希望每个人都过得好。

谈到宋世鹏从奥沃离职,这位人士说主客观原因都有。他还提到当时奥沃已面临一个过不去的"",那就是极其缺乏资金,已危及日常运作。而新任总裁带来了资金,从而使奥沃化险为夷。现在的奥沃运作比较正常,靠销售旋转式伽玛刀以及设立各地的伽玛刀治疗中心,日子过得不错,而且也有新产品问世,但核心技术运用的仍然是宋世鹏的理念。

其实,宋世鹏与奥沃的纠葛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宋世鹏是一个技术专家,但在经营管理企业上有很大的缺陷;作为一个技术型的企业,奥沃也绝不能无视产品的后续开发、坐吃山空。记者报道此事的想法与那位好心人一样,也是希望每个人都好,也许成长的历程必然要付出一些代价,希望两家都能吃一堑长一智,在未来的发展中走得更稳更好。

他是世界首台旋转式伽玛刀创始人,事业如日中天之际,连遭挫折。沉寂已久、传言甚多的宋世鹏公开露面了,还是一脸自信,还是衣装整洁,还是丝发不乱。不同的是,这一次,宋递上了"深圳市海斯泰投资有限公司总裁"的名片,传言终于得到证实---宋世鹏已经离开了深圳奥沃国际公司。   

此人颇有传奇色彩,1984年,宋还是淮南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一名设备维修工,1996年却以奥沃总裁和中国旋转式伽玛刀技术专利主要发明人的身份邀集国内核物理、核医学、高智能计算机等七大学科的科研单位配合攻关,研制出了世界首台新型旋转式伽玛刀。  

宋世鹏自认太狂,就连科技部部长朱丽兰也说他很狂,他当时预言,只要按合约生产20台伽玛刀,1996年奥沃的产值就可达到4亿元,成为全国最大的医疗设备生产厂家;1997年或1998年如实现年产50台伽玛刀的目标,产值就超过了西门子和飞利浦,成为仅次于美国瓦里安的世界第二大放射治疗设备生产厂;如果加上全身伽玛刀、X光刀和其他产品,在五年内奥沃将成为世界最大的放射治疗设备生产企业,那时公司产值将达到50100亿元。   

然而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时过境迁,宋世鹏的语调并不激昂,不过你还是可以从他犀利的眼神及果断的语气中觉察出:他依然是原来那个宋世鹏!   

扩张海外

"1998年年底,我让出了奥沃总裁和董事长的职务,因为奥沃美国上市失败,我认为自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其次就是我不适应应酬和接待工作,而且我有很多好东西想把它做出来。"似乎有千头万绪无法说起,宋世鹏在采访之初这样检讨自己,随后他很快地切入了正题。   

199610月,刚刚在国内窜红的奥沃就在美国纽约成立公司,宋的看法是国内市场太小,他需要更大的舞台来证明自己。由于以中国公司的面貌出现,局面没能打开。1997年,中国旋转式伽玛刀获得美国FDI论证之后,奥沃又在旧金山成立了以美国人为主的科研生产型公司,目的是使美国人对公司服务产生信任,情况很快为之改观,奥沃得到了美国十几家医院的订单。宋随后酝酿在美国的纳斯达克股票市场上市,并已获得美国第五大证券公司的看好。   

宋世鹏打好了如意算盘:1998年一季度挂牌交易,宋希望能拿到约3亿美元的资金,用1个亿完善美国工厂,搞好售后服务;1个亿开拓欧洲市场;还有1个亿返回中国公司,偿还债务,并把国内公司调整成为强大的生产中心,专做产品的基础加工,再拿到美国包装成为国际性产品,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遭遇官司

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奥沃的竞争对手瑞典伊科达公司以"专利侵权"为由状告奥沃。当时宋世鹏并未多加理睬,宋的骄傲是有理由的,他有美国专利,并且认为伊科达是孤注一掷。1968年世界上第一台伽玛刀就是瑞典人生产出来的,他们视之为"国宝"1992年到1996年,伊科达在中国卖了13台伽玛刀,平均售价是320万美元,还不包括关税,而奥沃旋转式伽玛刀面世后,每台只卖2200万元人民币,立即将之挤出中国市场。奥沃入美令其更加惊慌,其产品在美国报价为400万美元,成交价为320美元,奥沃的报价为240万美元,成交价可能只要180万美元。伊科达曾在年报中预计要卖17台伽玛刀,最后仅售出3台。   

尽管美国总经理再三提醒宋世鹏,但宋对这场官司的影响未加重视。宋世鹏后来反省?quot;专利侵权"的说法非常迎合美国人的心态,因为在技术方面和专利权维护方面,不少美国人本来对中国就不够信任,甚至存有偏见。现在看来,告你一状,不能把你打倒,也能把你拖垮。   

事实正是如此,伊科达起诉之后马上用各种方式给奥沃的客户发布信息,告知客户他们已状告奥沃侵权。加之应诉期间奥沃不能销售任何产品,所以奥沃的订单绝大部分落空,只有1台伽玛刀因此前已完成销售过程而成交。   

整个诉讼期长达三年之久,这是宋世鹏万万没想到的,国外打官司的费用也让宋咋舌,仅律师费每人每小时4001000美元,奥沃在开拓海外市场上前后共花去了5000万元人民币,致使整个公司一时陷入了内外交困的局面。到1998年上半年,宋世鹏已感到困难重重压力很大,而与瑞典人的官司究竟要拖多久也不清楚,虽然后来奥沃公司是赢家,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折腾,奥沃已元气大伤。   

后院起火

"我认为自己做技术可以算是顶尖的,但做总裁绝不是最优秀的。"宋世鹏对自己的不足相当坦白。在那种形势下,宋多次动员一位金融界的知名人士加入奥沃,并不惜让出自己持有的10%的公司股权和董事长、总裁的宝座,自己退到二线,只担任总工程师,只抓技术研究和开发,不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   

但是过了不久,宋开始意识"到自己太理想化,事情的发展已经不是我想象的。"   

1999年下半年,宋认为自己不适宜再呆下去,当时他正在编书及策划成立研究院,他想再呆下不可能再有任何作为,于是在1999年的最后一次董事会上毅然提出离开奥沃。   

世事往往充满戏剧性,今年3月,宋的离职申请获得董事会批准,5月,从大洋彼岸传来喜讯,那场旷日持久的案子终于以奥沃反诉获胜。

宋世鹏认为1999年下半年是自己最痛苦的时期,但是他并没有消沉,在无创伤治疗领域再创世界的理想并没有改变,以写报告文学闻名的作家陈祖芬形容为宋?quot;极强的心态净化能力",宋终于接受"世界就是这样"。果然没过不久,一个以健康与科技(HealrhTech)命名的新型公司在深圳诞生。

宋世鹏的秘密武器

这是一个癌症诊断治疗中心,里面配备有头部伽玛刀、最新型全身伽玛刀、多功能适形调强放疗机、全身热疗系统(晚期癌症治疗机)、精确放疗系统、术中放疗设备等一系列当代最先进的癌症治疗设备。"中心"还可利用国际互联网实现癌症诊断治疗网络化,这就是宋世鹏正在研制的秘密武器---海斯泰癌症诊断治疗中心。宋世鹏列了一组数字来说明海斯泰癌症治疗中心的大有可为:目前我国每年有180万人新患癌症,150万人死于癌症,全世界每年新增癌症患者达900万人,死于癌症的人数达到500万以上。   
  宋世鹏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治疗中心的设立会去寻找当地最好的合作者,我们让了利润,但是降低了管理风险,这也是因为我在奥沃的经历,因此设计了这种架构。"医疗中心将采用与国内外医院和其他投资者合作的方式各自独立运作,宋表明自己只愿做一名总设计师,在治疗中心运作正常的情况下,宋也极可能把它卖掉。   

宋世鹏说,1985年下海的初衷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追求学术价值,提高人类癌症治疗水平,而下海后太多的时间都是在做自己并不擅长的事,他强调?quot;这并不是智商高低的问题,而是我的兴奋点不在这方面,我应该做自己最擅长的事。"   

宋也真的学会了很多,他告诉记者,自己已在控制海斯泰的发展速度,现在新产品大部分都在试生产阶段,明年6月以前要取得国家医药监督管理局的市场准入证(MDA),然后交给不同的公司生产。一个标准型的癌症诊断治疗中心的投资在2000万元以上,但宋认为它的回报率在3040%以上,而且没有竞争伙伴。宋自信地说,海斯泰不同于奥沃模式,它是一个崭新的东西,现在正处于种子期,年底就会进入成长期,到一定时候它将是"医疗卫生市场上一个当之无愧的拳王"。(胡蓉)